知名剧作家六六关于博士自杀的言论,表露了她的市侩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6 02:34

西安交大博士生杨宝德不堪压力,选择在圣诞夜这样一个日子在西安灞河投水自杀,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后续的报道和各种评论却是一波接着一波。

据报道说,杨宝德出身农村,家庭贫困。可能是在“知识改变命运”的理念支配下,他读了大学又读硕士,然后又申请了硕转博之后,希望自己能用知识改变命运,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读博的过程中,他很少赴朋友的约,原因常常是经常得给导师打杂,这个本该引导学生走入学术殿堂,指导学生研究学问的人,时常要求杨宝德帮忙浇花、打扫,擦车,甚至陪逛超市、帮忙挡酒。

这些差役与他对读博的想象可能是大相径庭的,杨宝德对读博的想象应该是大部分时间研究学问出成绩长本事,曾以为读博是条光明的出路,但在读博后却没有做学问,学术成果少得可怜、大多精力都用来为导师的私事服务。

在有可能既拿不到硕士文凭又无法出国的艰难境地中,带着对当下的无奈与对未来的绝望,他选择了轻生。

看到这个事件感到十分震惊心痛,不管是什么原因,这样的事都让人扼腕叹息。

本来该有着大好前途的年轻人,因为对导师的无奈对未来的绝望,决绝地走向死亡,结束了自己的年轻生命,把他的父母拖入痛苦的境地中,该是多么让人痛惜啊。

对此,广大网友们都是对杨宝德表示了极大的同情,同情他年纪轻轻就失去了生命,同情他的父母和家人从此陷入痛苦中。也为他抱不平,对一些作为导师的老师无限制的役使学生不满。

可是有两个知名的女士对此发表了另类的言论,在博士自杀事件日趋平静的时候又引来一波热议。

一个是作家编剧六六,她在微博上说:

我的这位安徽名人老乡六六,我是很喜欢她的作品的,这次她指责自杀博士生“不懂做人的道理”,将高校之中的不正风气称为“应当”,并且使用歧视性的字眼“村娃”来暗中嘲讽死者的出身背景,我就认为不是太妥当了。

六六老师认为“你侍候侍候老师,那不是应当的吗?”,更有人说,过去师徒如父子,三年学艺两年效力,可是,那师傅不仅要教徒弟手艺,还要管徒弟的一切生活费用,包括衣食住行。

这跟读博的学生能一样吗?学生是交了学费的,生活费住宿费自理,导师一没有管吃二没有管穿也不管住,什么都没有给学生,为什么要毫无限制地使唤人呢?更何况还不引导人家搞学术,不认真教人家本事?

学生交了钱读博,导师传授知识,这本就是平等交易。学生凭什么在交了钱读书的情况下还要低三下四没有尊严没有隐私地请求导师教授知识?

如果帮导师做杂活、一味讨好老师都是身为学生应该做的,那潜心学术和得到合理教育的需求,又凭何退让?

在中国,但凡手中有一点点权利,都要利用到极致。让学生干杂活,给自己私人生活服务,是不是也是特权思想在作怪呢,如果这样的人当了官,那还不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贪污腐败收礼索贿的事应该不在话下。

对弱者的同情社会普遍的常态。

村上春树说过:“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那方。无论高墙是多么正确,鸡蛋是多么地错误,我永远站在鸡蛋这边。”

知名作家六六,毋庸置疑,是有一定社会知名度的人物,她的上述言论却没有与其名声吻合的对弱者的同情和人文关怀,所有的只是嘲讽:到底是个村娃,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言下之意,没见过市面,格局太小。

村娃两个字,透露出知名作家对农村孩子的不屑,哪怕你历经艰难读到博士,也不入人家的法眼,有这样的社会环境和社会认识,难怪会逼得杨宝德这样的人自杀。

如果说杨博士是个村娃,那知名人士六六又是个什么呢?她自称,给老师出门拎包抱着杯子,鞍前马后办入住,帮老师洗洗涮涮等等,这又是什么呢?

无论在什么样的集体和单位里,总有一些这样的人,他们刀打豆腐两面光,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善于拍马屁的人不都是这样做的吗?这只能表现出自己的圆滑和市侩。

面对网友的质疑,她还搬出了自己作为知名编剧在剧组乐于干杂活,招来各色人等亲近,表示自己是情商高。

这我也不敢苟同,什么是情商高我不太懂,就凭她的这一言论,表明了她的情商很低。一个有一定知名度的作家,不说让你像村上春树那样面对坚硬的墙站在鸡蛋这边了,至少可以利用自己的知名度替弱势群体发出应有的声音,对不合理的社会现象说不吧,她反而把那些混社会的拍马溜须圆滑市侩当做高情商的表现,实在是情商太低。

不管是普通人还是知名人士,如果连起码的同情心都没有,真是无话可说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