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出版20年,封存的魔法童年还在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27 09:45

  大噶!今天一则消息把正在吃冰镇西瓜的我看得泪流满面,那就是《哈利·波特》出版20周年。 

  《哈利·波特》的作者、魔法世界教母J.K.罗琳也在推特上发文,纪念《哈利·波特》丛书的出版日——1997年的6月26日。 

  “20年前的今天,我独自生活的世界突然向外界打开大门,这很美好,谢谢大家。” 

  作为本质哈迷的我想说,感谢你在20年前的这天,慷慨地决定把自己生活的魔法世界敞开,让我们有机会在这瑰丽奇妙的魔法世界里一探究竟,从那天开始,我们知道自己不再是麻瓜了。 

  《哈利·波特》的诞生,也是一件充满魔幻色彩的事。1989年,罗琳在火车旅途中,突然看到窗外一个戴着眼镜、瘦瘦的小男孩正骑着扫帚向她微笑,过了一会儿便消失了。这个小男孩,最终成为了哈利波特的原型。 

  《哈利·波特》的故事,简而言之就是,救世主哈利·波特和他的小伙伴们经过不断成长,终于打败了大魔王伏地魔和他的喽啰们的故事。  

  看似简单的剧情,是如何让《哈利·波特》系列小说在全球的销量超过4.5亿册,8部系列电影全球总票房达到70亿美元的呢?从幼儿园看到大学快毕业的我认为,宏达的世界观和奇妙的魔法元素功不可没。 

  与现实世界的黑白黄不同,哈利·波特的世界不以肤色论人种,而按血统高贵决定鄙视链,在魔法世界中,就生活着四类人种:纯血、混血、哑炮、麻瓜。  

  纯血是指家族中均为巫师血统、且不跟没有魔法的普通人(麻瓜)通婚的巫师,他们视与麻瓜通婚为低劣、肮脏的行径,不屑与非纯血交往,并为自己的纯血血统而感到骄傲,一般来港,纯血巫师的魔法能力都比较强,哈利的对头德拉科·马尔福,哈利的死党罗恩·韦斯莱都是来自纯血家族的。 

  有了纯血作为参照,混血就好理解了,一般指父母一方为麻瓜的巫师。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误),越来越多的巫师变得开明,选择与普通人结婚相伴一生。《哈利·波特》中的大boss伏地魔和哈利波特本哈也是混血巫师。 

  然鹅,不是所有父母双方或者一方是巫师的人,这辈子都有魔法,哑炮的存在就是一种杯具,指的是祖上虽有魔法血统但自己却没有魔法的可怜人(名字挺形象吧233)。与之相反的,父母都是麻瓜的人也不必自暴自弃,照样有可能凭借自身所学成为魔法师,比如《哈利·波特》中学习成绩担当赫敏,虽然父母都是普通人但她就是会魔法,考试学习统统强无敌。 

  所以魔法这个事儿吧,其实不看血缘,看的是命。 

  魔法学校通过猫头鹰送信这种中二又文艺的方式,给学生投递录取通知书: 

  进了学校的你还要面对分院帽的挑战,感受这玩意儿的恶心萌。 

  学校分为四个学院,格兰芬多,斯莱特林,和奇帕奇and拉文克劳。学生会被按照自身性格、能力、血统被塞进不同学院,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人才济济——比较能出主角(手动微笑)。 

  格兰芬多偏爱勇敢、有活力和冒险精神的学生,该院学生把创新和捅娄子视为终身大事,让学校又爱又恨。他们不care成绩,拥有对抗恶势力的反叛精神。 

  斯莱特林则对纯血巫师敞开大门,如果你骄傲高贵(?)、综合实力爆强、没有强烈的善恶观念、又经常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欢迎报考斯莱特林。 

  如果你喜欢钻研学术、痴迷读书,一天不学习浑身难受,长期霸占校图书馆自习室的一角,那么盛产学霸的拉文克劳欢迎你。 

  如果你是一个成绩一般、体育一般、家庭一般的好人,只要你忠厚善良、勤于努力,那么赫奇帕奇学院依旧会为你张开怀抱。 

  如果上述任何优点你都没有,那么……你还是醒醒吧。 

  终于进入学校,你要开始学习丧心病狂的各种课程,比如麻瓜世界里的体育课,变成骑着扫帚追球玩儿的魁地奇,稍有不慎就会摔成脑震荡。 

  魔咒课被自己的咒语炸一脸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忍受像熊孩子一样的草药的呐喊。 

  大概只有开饭的时候才能乐一乐。 

  善恶难辨的凶残教课老师,对你的要求达到苛刻的程度,日常就是骂你打你: 

  你可以交到志(chi)同(he)道(wan)合(le)的好友,与他们一起battle看不顺眼的白毛。 

  你甚至可以在宿舍养一只宠物,猫、鼠、猫头鹰、蛤蟆、独角兽……只要你确定它不是别人变的,以及你能hold得住它。 

  难能可贵的是,罗琳没有把《哈利·波特》这一世界性IP过度开发,20年过去只拍出了系列电影和一部话剧,番外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以及话剧《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更是在她本人的主笔和监制下完成的,可见其对自身建立的魔法世界的保护和珍视,换成某叔的话,大概已经电影电视剧番外综艺拍了好几轮了吧。  

  《哈利·波特》系列电影还是被大家最熟知的改编,从2001年到2011,前后上映十年时间,观众们可以说在银幕前看着这批小演员长大。  

  十一岁的丹尼尔·雷德克里夫穿着长袍迈进霍格沃兹的大门学习魔法,成为罗琳笔下的哈利波特,此后也参演过《惊天魔盗团》、《杀死汝爱》等电影,只要想到他还是只记得圆圆的小脸,完全没有办法将小可爱和现在这个大叔联系在一起。 

  他很努力在摆脱这份限制,《哈利·波特》之后参演的电影类型迥异,角色口味也越来越重。  

  新作品《瑞士军人》是去年圣丹斯电影节最具争议的作品,丹尼尔在《瑞士军人》里扮演一具万能的尸体,与达诺在荒岛上发展出一段诡异温情(??)的人尸友谊,对于这个角色他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赫敏的扮演者艾玛·沃特森,从小美到大的代表,名校、男友、长相,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是微博热门,完全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实体。 

  艾玛在现实生活与赫敏惊人地重合着,不仅是常春藤联盟成员布朗大学的毕业生,演戏之余更醉心女权事业,为爱发声的模样颇似原著中保护家养小精灵权益的赫敏。 

  一系列跨越十年的电影作品想吸引人的注意,除了演技要好,总还是要有些不同寻常之处。 

  比如,你要长的好看。 

  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的考验》中扮演塞德里克的爱德华·卡伦,一枚大帅哥。  

  长得是不是有点眼熟?他的另一部代表作是《暮光之城》。 

  除了这个帅哥,还有万人选角出来的哈利初恋张秋,一个华裔女孩,在一大片高鼻梁大眼皮的歪果仁中这种亚洲面孔总是特别吸引人注意,最近参演了成龙大哥的《英伦对决》。 

  《哈利·波特》系列电影可以说是史上最成功的ip改编作品之一,除了制作团队和演员的努力之外,原著作者罗琳功不可没,在她全程参与的情况下,为全世界的哈迷们保留了一片魔法的净土,在这个魔法的世界中,人人都希望自己可以分到梦想的学院,拥有并肩作战的真挚友谊,凭借自身的魔法力量打败大魔王,让乱世重归太平。  

  《哈利·波特》出版20周年,魔法世界也向我们敞开20周年,不同于哈利,11岁那年,我没有收到我的霍格沃兹录取通知书,但我依然相信它的存在,相信穿过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后,是一片魔法的蓝天,那里,封存着我们所有的幻想与童年。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